热点文章
最新发表
您的位置: 网站首页 -> 校友之家 -> 校友之声 -> 正文
校友之声
沙市三中真的即将消失了吗?
作者/来源:胡高清  发表:2013-03-29  浏览:
  家绵昨天发给我一短信:“又回了一次沙市。岳父去世,返乡奔丧。沙市三中据说要整体搬迁,腾地捣鼓房地产,呜呼,学之不讲,德将不修,真是前不见古人,后愧对来者啊——无知无畏,我是流氓我怕谁?!”又补充:“从徐家花园到童家花园到沙市三中已经380多年。明国末年国防部长杨嗣昌自尽于此。五十年代学校仍然是亭台楼榭小桥流水,绿荫夹道教舍幢幢,很是美丽,书香气十分浓郁。学校旁边有圣公会教堂,有洋房数栋,雅致之极。1957年之后至1958年大跃进大办钢铁期间,斯文扫尽,渐显败相。”——家绵的短信忧心如火,流露出他强烈的无奈和愤怒。

  看了家绵的短信,我无限怅然,当即拿起手机拨通了沙市中学黄炜校长的电话。黄炜说:“这件事情是政府下决心要办的,看来已经要成为事实了吧。”看来黄炜校长也很无奈,我无语了。

  真是巧了,当时,我刚下课,上课的时候,我讲评作文《心中的岛屿》,我就无奈而愤怒地对学生说过:“现在,一切都变成了资源。好的山变成了旅游资源,好的水变成了水利资源,好的土地变成了房产资源,所谓资源,就是金钱的来源啊!当我看到我们校园外面的大黑山上有那么多混凝土泵车伸着长长的手臂忙忙碌碌的时候,当我看到那些庞大的推土机在那里挖山不止的时候,当我看到那些丑陋的房子突然之间遮住了美丽的大黑山的时候,我的心里真的很痛!同学们,我们校园门前的樱桃园马上也会消失了,因为樱桃园已经被房地产商买去了!殊不知,房子,几个月的功夫就可以建成,而这些樱桃树,却需要几十年上百年才可以长成啊!”

  而现在,美丽的沙市三中,不久的将来,也将从我们的视线彻底消失了……家绵和我说的“沙市三中”,即现在的沙市中学。不过,我们这一代人更愿意称呼她为沙市三中——我们这些人都有很深的“三中”情结。因为,沙市三中自从1941年建校以来,在江汉平原乃至全国教育界都赫赫有名——沙市三中是藏龙卧虎之地,她师资雄厚学子优秀(仅仅培养的国家院士就有五位),是荆州地区无数学子梦寐以求的圆梦之所。虽然沙市三中后来更名为沙市中学,但是,多年以来,我们提到自己的学校,还是愿意说“我们沙市三中”。

  在沙市三中生活过的师生都知道学校有一座教学楼叫“习坎楼”,于是,我们也习惯把沙市三中校园亲切地称呼为“习坎园”。不过,为什么把教学楼命名为“习坎”,我一直并没有追问,以为那意思就是“学习的道路很坎坷”吧?一直到2001年沙市三中60周年校庆的时候,读到我的同仁和朋友萧前栋的文章《“习坎楼”得名之我见——谨以此文献给我的母校沙市三中》,我才知道这个名字的由来。前栋兄的文章全文如下——

  沙市三中建校已整整60年了.我在沙市三中学习和工作近40年,和千万个三中学子一样,我深深地热爱着我的母校:岁月的流逝冲不淡我们对“习坎楼”的眷恋,空间的转移也隔不开我们对“习坎楼”的深情。“习坎”二字早成了沙市三中的代名词,我们也常以沙市三中之魂——“习坎精神”来自励、自许。

  “习坎楼”是沙市三中办公楼之专称,原办公楼是一座工字型、南北向的两层砖木结构的楼房,其办公楼被时任校长的汪奠基先生题名为“习坎楼”。汪奠基先生工数学,精《周易》,自此,虽旧办公楼早已不在,新办公楼两次变易,但“习坎楼”作为沙市三中教师的办公楼的专名就一直沿用至今了。

  汪奠基校长何以以“习坎”二字命名学校办公楼,校史一直语焉不详。后校内虽有几次解释,总觉不甚畅达。我因窘于他人发问,也曾查阅过一些书,自觉较以前明白些。现值母校60年校庆,“习坎”二字,必又成热点。因难舍母校情,故不揣浅陋,对“习坎楼”命名之因试释如下。谬误之处,敬请方家指正。

  “习坎”二字,原见于《周易·上经》第29卦“坎卦”卦辞。“坎卦”卦爻辞中5次出现“习坎”二字以释卦象。“习”为重(chóng)字讲,复卦“坎卦”由单卦“坎”两次重叠而成,也就是坎上加坎,所以叫习坎。除此外,在卦爻辞中,还两次出现“坎坎”叠用,可见,《周易》是很重视“坎上加坎”这一卦象的。“习坎楼”之得名,缘于《周易》大概是没问题的。

  问题是汪奠基校长为什么要用《周易》中“坎卦”卦辞“习坎”来为楼命名呢?我觉得原因大概有三:

  一是沙市三中的地势及校园原教学建筑物布局特征有关;二是和中国传统文化及知识分子对水的特有认识和感情有关;三是和《周易》经传哲理对“坎卦”的阐释有关。

  一、沙市三中的地势和教学建筑物布局特征。

  沙市三中离母亲河长江很近,步行10多分钟即到江边,近水,地势低。校园内多水井,大小有6个之多。其中一大水井之水清洌甘甜,专供全校师生饮食之用。三中校园原布局为南北向,大门在南,校园教学建筑物由南向北依次为:南,校三馆(东:生化实验馆、物理实验馆;西,图书馆);中部有┗┛型教室16间,一横8间,两竖各4间,中间怀抱东西两舞池,后改为篮、排球场;再向北就是教师办公楼了,办公楼后是一片低洼草地操场,直至60年代初暑假里,后操场草可深达1米多。就学校教与学的建筑物而言,办公楼就属于校园最北边的了。

  那时校园地势低,雨稍一下大,地面就积水,湿漉漉的。后来不断地运土填地,前后十多年数次估计共填了两尺多厚,才是今天校园的实际。因此,学校近水,低湿,校园居江之北,而办公楼又居校园之北,就成了一显著特征,这就恰巧暗合了《周易》“坎卦”的象征义。坎上加坎——“习坎”了。“坎”象征“水”,可引伸为“低陷”、为“陷”、为“忧虑”,方位为“北”,四季为“冬”等。当然不仅是这一些。中国传统文化对居住之处庭院建筑阴阳五行是非常讲究的,通晓《易》理的汪奠基校长又怎么会不注意三中校园的办公楼之特征呢?

  二、“水”在中国传统文化中是非常有地位,受推崇的。

  老子于自然界万事万物中最赞美“水”,认为“水德”是近于“道”的,《道德经》第八章云:“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之所恶,故几于道。”水滋润万物而不争,柔且甘居最低洼卑下之处,君子应如此。

  孔子在答弟子子贡问水“君子之所以见大水必观焉者,是何?”中,也以水之“德、义、道、勇、法、正、察、善化及志”等描述了他理想中的具有崇高人格的君子形象,告诉弟子“是故君子见大水必观焉。”(《荀子·宥坐》)且说:“知者乐水,仁者乐山。知者动,仁者静。知者乐,仁者寿。”(《论语·雍也第六》)。

  中国知识分子是津津乐道“水”的,水外柔内刚,无形而有信。志士仁人,文人墨客,以“水”为话题,寓义明理,寄托感情,讴歌赞美。由古至今,不计其数。有人说中国人的性格就是“水”的性格,中国的“琴棋书画”文化就是“水”的文化,还是很有几分道理的。学校教师的办公楼以“传道授业解惑”“育天下之英才”为己任,形与神均和水有缘,怎么少得了一个“坎”字呢?

  三、《周易》、《道德经》、《论语》这三部书被誉为中华文化的源头,而居三书之首的《周易》又是唯一一部被儒道两家共同尊奉的典籍。当《周易》传到欧洲后,德国哲学大师黑格尔称赞它“代表中国人的智慧”,丹麦量子力学创始人、诺贝尔奖获得者波尔则以易学中的“太极图”为其族徽。

  《周易》是一部讲变化的书。《周易》提出“阴阳变易”说,探讨事物变化的发展规律,包括认识其规律并控制事物变化的过程。《周易》的发展观、思维的辩证方式和居安思危的忧患意识,现日益为现代有头脑者所普遍关注。若以此为视点,再来看“习坎楼”之命名,我们的思想就会明白多了。

  既然“习坎”二字见于《周易》坎卦卦辞,那么,“坎卦”及卦辞(包括爻辞、彖传和象传)究竟是表达什么意思,阐明什么哲理呢?

  《周易》六十四卦,可概称为“人生行为指南”。如“乾”卦,可谓“论刚强者的进取哲学”;“坤”卦,可谓“论柔顺者的辅佐哲学”;“泰”卦,“论阴阳交泰之规律”;而“坎”卦,则是“论排难脱险之原则”。

  说到“坎卦”,它的卦象为坎上加坎。坎卦的含义是什么呢?卦辞释其卦意说:“习坎;有孚,维心亨,行有尚。”

  习坎,在这里是辩证的,既是重重险陷,又指水不分昼夜,一再到来,滚滚而流。这两点象征了坎卦卦意。

  有孚,即有信,水向下向东流,不论什么阻碍,坚定如一,心怀诚信。

  维心亨,亨即通达无碍。身处艰险,心中豁然贯通,德性刚毅而中庸。

  行有尚,即行为值得崇尚,前行必然成功。

  整个卦辞意,则是遇到重重险难,只要调整好内在心境和精神状态,心怀诚信,坚定不移,定能排难出险,如水流千难万险,终归大海。当然《周易》关于坎卦哲理阐释还有很多,能明确这一主要点暂时也够了。

  再回到学校教学楼。不仅楼地符合坎卦卦象,人之求学路何尝不是“习坎”呢,师之求道育人路又何尝不是“习坎”呢?推而广之,人生旅途上不是随时随地会有险阻吗?“习坎”告诉我们,尽管身在险中,内心却要有一往无前、亨通无碍的气概。这样,就能履险为夷,临危不乱,从容不迫,排难出险。古词云:“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古诗云:“夔州诸山逼江来,长江不受山约束”,读来教人何等痛快!

  “习坎:有孚,维心亨,行有尚”!

  数十年来,“习坎”二字不仅鼓励我校师生在治学征程中自强不息,斩关夺隘,而且还以其特有的忧患意识,告诉大家我们正处在重重险陷中,警醒大家一定要居安思危。这一些丰富的内涵就铸成了沙市三中之魂——习坎精神。加之“习坎楼”得名于《周易》和三中几十年的影响,明明白白告诉世人“习坎”校园有着丰富的文化底蕴。我忽然想起了一位老师赠给另一个青年朋友的绝句中的两句诗:“君今展翅南飞去,但愿常思习坎楼。”是的,习坎楼是不可不常思的,尤其是在外的习坎人。

  新世纪元年里,母校60年校庆,我谨奉此文,向亲爱的母校致敬!

  后来,前栋兄又有了新的理解——

  习坎新解:

  习坎,坎上加坎,水水相连,充满了辩证法。激励的,警醒的,都包含在这里面了。

  一是水滚滚而来,不舍昼夜,奔流不停,生生不息。这孕育生命的水形象展示了世间万物勃勃的生命力。求学路上,新知、解惑和长进的过程如斯;人生道上,成长、历练与觉悟的过程亦如斯。

  二是总在低湿处,总在险陷中。这种窘困处境告诉我们,必须努力,必须刚毅,必须坚忍,必须中心如一。这样,我们就可履难践险,破关出隘,一往无前,走向高处。战胜眼前,方可赢得未来!

  习坎楼的新思考:

  习坎楼的修建时机或题名时机恐怕被忽略了。当时为1941或1942年,正值抗日战争最艰难时期,沙市亦属于沦陷区,个中屈辱、艰辛、茫然、痛苦,恐非我辈人所能了解。这也是身陷低湿,坎上加坎,险陷重重。汪奠基先生必有所思虑,也一定将此联系到坎卦之意中去,故命名其楼,以含深意。补上这一点,恐怕功德就圆满了。

  今天,再读前栋兄的文章的时候,习坎楼乃至习坎园——我们的沙市三中——也许真的马上就会在这个地球上消失了啊!我想,今年暑假我一定要回去一趟了,我要回去看看我的学校沙市三中,要不然,等我再晚一点回去的时候,也许就再也看不到她了。我要去和习坎园作最后的道别——写到这里,我的眼泪就要流出来,我才知道,其实,我对沙市三中的情感远远超出了这个世界上的任何一所学校……

  (编者:转载此文向校友致敬!原文出处:胡高清的新浪博客。)
欢迎使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沙市中学公众号(hbsszx)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