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文章
最新发表
您的位置: 网站首页 -> 教育科研 -> 阅读空间 -> 正文
阅读空间
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清华北大
发表:2013-07-16  浏览:
  作者:湖南师大附中2013届毕业生 沈 铎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ee63ce90102ei7o.html

  求学的路上,清华北大的话题每每在耳边回荡,在脑海里浮现……

  我想每个人的求学生涯,都曾拿过自己与清华北大来丈量比对,有的是自主的,有的是老师家长所为……甚至都会以清华北大为标准来衡量别人,衡量别的大学。

  一进师大附中,介绍会上谢老师就说,他预测我们班能有三分之一的人能进清华北大。

  如今,他的话已成真。

  最是难忘,是张阳说的他的故事:他的爷爷身体不好,很疼爱他,就希望能够看着他考上大学。于是张阳学习很是努力,希望能够让他的爷爷看到他走入清华。然而很不幸的是,他的爷爷去世了。他说,他一定要把清华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在他爷爷的坟前,烧给他……

  这番话,他说的哭了,我也很想哭。

  其实关于清华北大,早在我们踏入学堂就开始耳闻。诸如哪个是更加好的学校,哪个文史强,哪个科研更强,哪个出了什么什么人才……

  从小老师就每每以某一考上清华北大的学生为例子,来告诫我们要认真做作业、勤于问问题、做好错题本……

  每年的六月七月,满大街都是横幅和海报,说是某某中学又有学生考上清华北大了,以此说明学校的厉害。然后我们的老师也会在课堂上时不时拿起这些事来作为谈资……我的妈妈在市人民医院工作,她的同事的小孩常常有参加高考考上清华北大的。每到这个时候,她也会告诉我这些考上清华北大的小孩的情况。诸如长得好不好啊,习惯啊,加分策略啊……

  进初中时,我在湘乡市一中的附属初中,另一个重点高中是东山中学,初中领导常常就说:“看我们一中已经考上了很多个清华北大了,而他们东山中学只考上了两个,所以你们一定不要去什么东山中学,要来一中!”

  我在初中成绩很好,校领导都曾经来过我家,和我爸妈做工作,要我去湘乡市一中。我的初中老师看我拿了几次年级第一,就说,像我这样的学生,上届也有,最后是考上了清华北大的……我们的老校长也常常关心我的学习,经常和我讲曾经的高中考上清华北大的学生的故事。

  爸爸也给我参谋考上清华北大的高考加分策略,他选的是用我所学的二胡,参加清华北大艺术特长生考试,至少是可以降六十分的。于是业余时间我就在学二胡,练二胡。

  我想,我是有希望考上清华北大的。

  湘乡市显然太小了,长沙的四大名校,必定更加适合实现这个梦想。和我有一样想法的还有很多初中同学。

  初中数学老师周老师知道我有这个想法,就说,如果能考上四大名校的理科实验班,就送我去,不能,就回湘乡来。老校长也说,考上四大名校理科实验班然后成功的确有,但是如果不能进理科实验班,就几乎不可能成功了。

  成功,指的是考上清华北大。

  初三,我考上了附中的理科实验班。在进入附中的介绍会上,樊校长拿以前的状元,考入清华的戴天娇作为例子告诉我们附中的学生是多么的素质全面。我听得津津有味,但旁边的一个广益来的同学却说,他已经听他们老师讲了三年了。

  到了校门口,采访的记者说,既然我已经能进理科实验班,就半只脚已经踩进清华北大的门了,剩下的半只脚要靠你们自己了。

  就等三年后高考了!

  从走读生改成寄宿生,到长沙读书,一开始多少有点不习惯。在理科实验班,每个人都要选一门竞赛,我最终到了生物组,竞赛或许是一个接近清华北大的好的途径。那二胡怎么办呢?干脆不管父母的意愿了吧,我要走我自己的路!

  父亲听说我不想学二胡了,有些着急,竞赛他怕出危险。但是我的确是不想学二胡了,竞赛当时我看来是更有意思的事。可是竞赛的确有风险,万一拿不到奖怎么办呢?而且搞竞赛十分累!

  其实很多人没有搞过竞赛,最后浙江大学复旦大学也可以通过高考考上,他们相对高一高二时比较轻松的。我如果不搞竞赛,高一高二也可以像他们过的很舒坦,附中环境这么好,离开家寝室生活这么欢乐……

  可是,我为什么要离开家来长沙读书?在家里窝着不也可以过得很好吗?家乡考上浙大复旦的大有人在。我思考着……

  “因为,我是要考清华北大的!所以我来长沙!”我当时这样想。

  于是,我决心一定要搞好竞赛,不让高一高二就这样随意度过了!我要冲我的清华北大梦!

  和我同来长沙的初中同学有两个考上了雅礼的理科实验班,他们也同我一样选择了竞赛。他们说,他们想通过竞赛加二十分,这样离清华北大更近一些。另两个考上了明德中学的理科实验班,他们倒是没有搞竞赛,其中一个女生张纤读了文科。

  竞赛的确不好搞,谢老师提醒过我们,生物组的大多数如果要考清华北大,竞赛一等奖只是加了二十分,还得考高考。于是,除了竞赛,我还的重视综合科目的学习。

  谢老师还是很和我的想法一致的,他比较重视清华北大的学生的培养。他自己是高考状元的班主任,所以他时常和我们谈及成为清华北大的学生应有的一些习惯和素质。

  高一有一次是清华的百年校庆,谢老师组织有意报考清华大学的同学写纪念的文章。

  我没有写,我想我更适合北大。北大富有人文气息,思想更加自由--应该更适合我!后来校友回访,附中考入清华和北大的学长都分别组织讲座和模拟面试。我去听了北大学长组织的讲座并参加了自主招生模拟面试--我和我们生物组的胡旭一起。

  面试我们的是北京大学化学系的几个学长。我觉得我答得还可以,题目挺适合我。

  进行完模拟面试,我们几个向学长问了问如何考上北大。旁边几个参加模拟面试的有的是普通班的,他们可能对自己考上北大心存疑虑,但学姐说自己就是二班的,同样高考可以考上没问题,只要自己努力。

  其中有一个学长是拿了化学省一等奖然后保送生考试考上的,这让我和胡旭很感兴趣。

  “班上前十的成绩,你就有希望考上北大的保送生考试。”这样的指导让我和胡旭心里很激动。旭哥甚至对教练聪哥说,他激动了一整天,感觉自己离北大很近了。我也很激动。

  回来路上碰到张阳,他当时也在我们生物组。他则说他参加的是清华的模拟面试,面试他的是上届文科状元钱垠,“她讲话都是排比句……”,他回忆说。张阳说他想去清华学经济学--那可是状元才做得到的。但那时张阳成绩的确相当好。我觉得他也有希望,只要生物竞赛拿了奖加了二十分,这不是难事。

  可是张阳最后没有坚持生物竞赛,甚至他曾对我说过,他想去读文科。

  “甚至考试的时候都在想要不要去读文科。”他对我说时显得也很焦虑,可能几次月考他发挥不太如意,他可能考虑理科是不是不适合他。考文科或许更有可能考上清华。

  张阳的语文和英语的却很好,字写得好,单词记得多,常常是我们年级的最高分。数学物理倒是没有听说他有多强,他自己说他的数理化不好--多少是谦虚,但这可能是他选生物竞赛的原因。理科竞争的确激烈,考上清华没有强悍的数理化是不行的。他读文科绝对也会很好的,但是考上清华的话,那必须是前几名了--这个选择换成我也会伤透脑筋。

  最后他还是留在了我们理科实验班,高一高二也曾有低谷,但多还是年级前几名甚至是第一。

  谁没有低谷起伏呢?我在高一上学期也曾经是四五十名,这样的成绩考上北大肯定是没有希望的。当时我爸看了,都建议我退出生物竞赛认真搞综合,我没有答应。

  到了高一上学期,综合成绩终于有了起色,能够考到年级第四名了,而且竞赛成绩不错。爸爸很高兴,我也觉得很开心。

  蔡老师也很关心并且看好我,建议我先是拿到省一等奖,然后参加北大保送生考试。

  而谢老师还是觉得,拿了省一等奖,应该就是加二十分,是要准备参加高考才能考上清华北大的。

  反正,能有好的综合成绩和竞赛成绩,北大不会远了!

  临近联赛了,异常的紧张。我简直无法设想如果没有拿到将会是什么情况,而如果拿了奖又会怎么样?高二上学期,综合成绩受竞赛的影响滑坡很大,甚至我感觉即使拿了奖,就算是能有二十分加分,也得不偿失。甚至一度想过退组……但我无法承担没有拿到奖的责任?--对当时而言,没拿奖,几乎就等于你不可能考上北大了。

  多年的梦想能否继续,就看联赛的发挥了。我感觉十分的紧张。每天十一点半倒头就睡,六点半准时醒来……

  学长们都来给我们加油。保送北大的长郡王宇晨学长说,你没拿到奖,也至少是要考个浙大复旦的,否则你怎么可能拿到奖以后考上北大清华呢?我听了这话心理安慰了些。

  联赛成绩很理想,全省第一名--我对我联赛的分数并不吃惊,但是能考到全省第一,这的确让我意外--想不到两年的竞赛努力,我已经如此强大。我的自信到了顶峰。

  然而,接下来怎么走呢?是继续竞赛,冲到国家集训队,还是像蔡老师和北大学长所言,参加保送生考试,抑或是谢老师所说,加二十分准备高考?

  毕竟我是幸运的,我能拿到奖,路子就越走越宽了--继续让路子宽阔吧!如果你一个劲继续冲生物竞赛,万一没有进国家集训队,退回来,耽误的学业太多,那你几乎不可能能够靠综合成绩考上北大了。但是如果现在退出竞赛,开始搞综合,保送生考试没考上,高考也可以冲,这何不更好?更何况,生物竞赛,本就不是我所真正喜欢的--我更喜欢用这个理由来解释,尽管李老师就曾经问过“那你到底喜欢什么呢?”我答不出来。

  的确只顾着一路奋斗梦想了,到底喜欢什么,自己也不是十分清楚。可这也没关系,我当时觉得--几个人能说得清呢?

  于是,我义无返顾的离开了生物组,离开了十八班,奔十九班而去。

  很多老师反对,也有老师赞成我的做法。很多同学不理解,也有同学赞成。当时至少张阳是赞成我的。他也觉得一直搞竞赛,走得太偏了,不利于自己的全面发展,搞高考,有二十分的加分,对我是没有问题的--这给了我很大的信心。

  只剩最后一步了,我要拿出当年能够冲进年级前几名的学习方法和能够拿到竞赛省一的学习状态--梦想就在眼前!

  “附中搞高考不行的。”

  生物组的师兄们,早就提醒过我。如果只是拿了省一等奖,有浙大的报送,务必去了,不要再去为了清华北大考高考。大多数拿了竞赛二十分考高考的,是难以成功的。

  “附中搞高考不行的,的确与长郡雅礼有差距。”当时欧阳子瑜师兄一再提醒我。保送复旦的毛寰宇师兄其实综合成绩很好,但是他还是不愿参加高考,他说他也觉得在附中考高考没有可能。保送浙大的赛哥也告诉我,他去考高考,浙大是考不上的--他语文英语不行。

  但我终究没有听他们的劝告--我依然认为事在人为,前人没有成功的例子,不能代表这条路就行不通。环境只能影响人但不会决定人,为什么我自己就不能创造附中历史呢?!

  然而,第一次月考,我就考得一般,年级二十几名。谢老师也觉得,其实我应该考得更好--但是谢老师还是觉得,我参加北大保送生考试是有希望的,他希望我冲一下。

  有机会在面前,何不把握呢?一次月考没有考好,并不能说明多少问题,只要实力达到,一样能成功--于是我决心准备二零一二年的十二月份的保送生考试。

  保送生考试,考的多是一些偏难的题目,甚至带有竞赛初赛性质。这一方面要搞好一轮复习,一方面又要准备难题,实在让我有点吃不消--但路已决定这样走,我决定为了理想坚持到底。

  其实我转到十九班,第一次月考能考到二十多名已经算不错了。刚从物理组回来的刘峥扬就没我这样的好运--他没能拿到竞赛一等奖。一来十九班,他经常和我讨论各科的学习方法。我也的确需要有一个能交流学习方法的同学。峥扬哥也是很积极上进的,他同样也是希望能考上清华北大的。我常安慰并激励他,他也经常鼓励我,他觉得我能考二十多名,再加个二十分,北大也没问题。

  其实清华大学的保送生考试,有专门考生物化学的--这倒是可以扬长避短。但我没有报名。毕竟我想去的是北大而不是清华,而且北大考的是五门,我准备这五门的同时也就可以提升整体的综合成绩。

  但是二十多名的综合成绩并没有多少改观,甚至有掉下去的危险--终于浙江大学的保送考试来了,报不报名呢?我又想起了师兄们的话……

  但我最终没有报名。考上了我也不会去浙大--我不愿意放弃此刻把握在手中的北大梦想,即便是保送考试没考好,也要参加高考,务必拼到不后悔--我不害怕失败,但我害怕我会后悔--失败了,终究有补救的一天,但如果你后悔,那就终生无法挽回了!

  生平第一次坐飞机,就是去北大参加保送生考试。看着机舱外火红的太阳,我的心里也燃起了胜利的火焰。

  北大不见得比江浙一带的学府漂亮,但北大有灵性。行走在未名湖畔,仿佛多少年的历史,几代人的思想都迎面朝向了你,让你呼吸急促步伐加快。十二月天气虽然冷,但我在北京几天还是一有时间就跑到了北大的教室--在这里我仿佛可以找到我的未来生活……

  在北大碰到了曾经在我们学校学习的西安的田磊--听说他拿了一等奖以后,放弃冲省队,回来综合成绩是年级前三,遇到他的确不出所料。

  面试很顺利,笔试上午的语数外也比较顺畅。下午物理化学试卷一发下来我就傻了眼,化学题目,几乎每一个好动笔的。什么松节油,什么米氏方程,什么格氏试剂……之前化学老师也给我们进行了一些较注重思维的训练,可是这样难度的化学题,让我却无从下手。四十分钟做完化学我就开始做物理,物理虽然难,但还是意料之中的,也是平衡问题,动量、电磁感应,热学光学……一个多小时做了几个题,匆忙就交了卷--化学原本希望能打七十多分的,这下彻底绝望了。

  考完保送生考试,上届的清华北大的学长集体请我们吃饭。他们笑得很灿烂,我也觉得比较开心,毕竟一个任务完成了,不管好与坏,反正尽力了。北大物理系的学长,描述他们的生活是轻松的。我问他们难道就对未来没有打算吗?他倒是说“你难道对你的未来很清楚吗?”想想也是。即便是清华北大的学长,也不见得对未来明确。

  回来,顾不得要休息,二话不说,马上回十九班准备高考。海哥说,化学出些这样的题目,他也不曾想到。海哥依然鼓励我。

  回来峥扬哥也安慰我,毕竟只准备了两个月,能考成这样,他觉得已经不错了。他自己也很努力,拿到了北大的自主招生资格--他也说,如果能加二十分,他上北大也很有希望。他这么上进,加上他本来就有物理实力,相信他可以做到。

  保送考试没考上,是可以自动转为自主招生资格的。虽然对北大化学这样考,心存怨言,但我也顾不得那么多,北大自主招生还是报了名。

  北大自主招生虽然有资格,但我显然没时间去再准备了。保送考试,耽误了大量的时间,现在要猛赶进度了……

  很多人也有北大清华的自主招生资格,有些是在暑假的时候参加夏令营得到的,像东哥和杨扬。东哥很有意思,北大的夏令营是他自己申请去的,结果十一月份报自主招生的时候,他却说他想去清华--当然,他已经得到了北大的自主招生资格,所以最后还是去参加北大自招了。也有的是分配过去的,像刘煜和黎季康本来报的是华约的自主招生,但是最后还是被学校调剂到了北大的自主招生--

  谁不想报华约呢?华约这么多好学校--清华、上交、南大、人大。反观北约,就一个北大能入刘煜和黎季康这样水平的优秀学生的法眼,当然了,还有个香港大学。“北大好是好,万一没考上怎么办呢……你说香港大学?香港大学还要用鸟语(英语)面试!像我这样的人只能说长沙话了……”黎季康的确说的实在。

  峥扬哥也提醒我,我那时应该报清华的,这样就可以转华约了。可我想去的就是北大,这有什么办法呢?

  看来在清华北大之间纠结的不在少数。我们的保送生倒是各有理由。涂绪山和邓杨肯迪说清华的伙食和寝室好一些所以他们去了清华数学系而不是北大。范毅丰要学电子,所以报了清华。物理组郑泽喜欢研究中国先秦思想,所以他报了北大--北大图书馆的确很丰富。郑泽还和我说起过,清华的老师很能说比北大的老师能说多了,貌似物理组本来没几个去清华的,被招生老师这一说,很多策反了--对此似乎他有点耿耿于怀,尤其看到好多人报自主招生报的是华约,更加有点失望。

  北大这次自招很有趣,可以报数学物理,也可以报语文数学--物理我实在不想搞了,不如报一下语文数学吧,数学我有功底,语文可以碰运气--这样就不用多准备了。

  我们停课一星期准备自招,我到是挺轻松。踏入南雅中学的北大自招考场,一切很顺利。虽然前天晚上有点睡不着,但多少还是正常发挥。语文英语和我保送考试考的题型差不多,我果断放弃了一些奇怪的语文题,猛攻数学,虽没全做出来,倒也完成了能完成的。

  聪哥听到我北大自招笔试通过的消息,高兴极了,对我说“反正不急嘛!”李艳老师也说,我的笔试分数相对较高,应该加个二十分没问题。张主任甚至都说,北大的招生老师一直在关注我。

  我心里激动了一晚上,甚至数学考试只考了九十九分也无所谓了。看来,努力没有白费,北大基本到手了!这下,可以放下一切包袱了,所有对我的偏见,可以抛在脑后了!很多人问我为什么连浙大保送都不去争取,现在我可以果断的说,我就是要去北大!

  我的爸爸也很开心,之前的月考,我考到了八十多名,他还很担心我,现在北大自招笔试通过,什么都不用焦虑了。

  至于说什么北大面试还要考体育测试,创新能力测试,那倒是无所谓,能占多大比重呢?每天跑上五六圈

  倒也的确是几家欢喜几家忧。刘煜考上了笔试,黎季康没考上,平时很活跃的康叔沉默了好一阵。张阳踩线通过了清华的自招笔试,加上武术加分这下清华他肯定没问题了。东哥自招只报了北大,北大好不容易出成绩,他考上了心里也很激动。峥扬哥倒是差了一点,很可惜。峥扬哥,这下似乎停在了向北大迈进的路上。

  离高考只有五十多天,却也可以坐高铁再去一回北京。心里是轻松地,有什么担心呢?

  作为一个理科生,离高考只有五十多天的时候,还得考一下政治历史,你是什么感受?

  来了北大我听人说,面试中,所谓的创新能力测试,如果你之前报考的是数学物理,那么就要考语文英语化学。如果像我笔试是语文数学,这次你就得考政治历史英语了。

  “第一年搞这种事,比重应该不大吧?”在北大,请一直指导我的北大物院王宇晨学长吃饭,他觉得笔试成绩才占主要。我听了也稍微放了心,可是考试的前天还是去中关村图书城买了政治历史的复习资料,看了一个晚上。

  体质能力测试考了跳绳,我果断一分钟跳了194个,据说是全体考生中最多的。

  考官面试也很顺利,虽然和我一起面试的文科生口才的确了得,但我毕竟没落下风。在北大面试,想不到碰到了我的初中同学,在明德中学读文科的张纤--她也通过了北大的语文数学笔试。看来她也是很努力学习,力求进入北大的啊。能在离家这么远的地方碰到初中同学,的确难得。面试完,北大安排我们集体看电影--我们看的是《罗马假日》。

  的确很精彩,也很感人。这是我迄今看的印象最深刻的电影了。

  创新能力测试开考前,我也和很多人一样去质问了负责人说我们理科生考文科的政治历史不公平--办公室里两个老师,左边一个说,反正大家都是一样的考,而另一个老师看来是主任,则反问我们,“你怎么知道要考政治历史,试卷发下来了你才能知道。”

  发下试卷,有一百二十分的英语,二十分的古文翻译成英语,八十分的政治,八十分的历史--把这叫做创新能力测试,当时我就想翻脸了,但毕竟忍了下来。

  英语和我保送考试考的模式一样,也是比较难的英语,我花了两个小时做完。政治考了两个图,要你以此解释公平与正义的含义,这两个概念的联系,以及这两个概念的现实生活意义。历史也只有一个大题,要你论述中国南北差异的历史渊源--政治历史我各用了半个小时,尽量多的写。

  考完了,他们考化学的则说化学也很难--反正管不了那么多了,听天由命吧。

  回家还是坐高铁,能出来心里还是愉快的。我和刘煜高铁上还是看了电影--《北京遇上西雅图》,也算是印象很深刻的一部吧。高铁上碰到长郡一文科生,我问了她那个政治题怎么答,他说要牵涉到什么宏观调控什么的,我立马就晕了。

  回来就是月考,放松了心态,竟然考到了年级十几名--倒是安慰了一下自己。很多人听说了我的经历,直呼被北大黑了。谢老师听说我考了政治历史,也感觉大事不妙,但是他还是说,凭我的综合成绩不要这自招二十分,一样可以考上北大--这给了我些许安慰。

  北大,我绝不去了!

  我和东哥最终都没能考上,只因为笔试过了拿到了象征性的五分作为专业加分--在我看,这似乎是一种羞辱。原本一百六七的笔试成绩,加上面试和创新测试之后,飙升到了四百多分。看来北大是不懂得按什么比例算的。刘煜拿到了二十分的降分。张阳去清华面试,只用参加体质能力测试和面试。他最后拿到了二十五的降分。和他同去的徐安拿到了十分降分。倒是其他学校很客气,像南京大学、复旦大学自招过了可以降到一本线,上交、浙大可以降四十分。

  东哥也有点郁闷,我谈不上失望,只是需要另一个想法--为什么一定要盯着北大去呢?付出了那么多,最后却被北大一次一次打击,以各种你想不到的形式,它可以完全不顾你之前的付出,在你面前,它看来是创新,而你却只能当做对你追梦的镇压。

  谁都会说,报清华北大的自招是自讨苦吃。付出那么多,收获那么少。

  离高考只有三十多天了。我最终成为了一个没有梦想的人,或者说,曾经有梦想,而如今却被剥夺了。我所能做的就是高考尽量拿到高分,之后怎么做,再说吧。

  最后两次月考,我的成绩都很不好,张阳的成绩也不太如意,虽然降四十分他也担心,而峥扬哥一次比一次出色。峥扬哥倒是说,他相信我是必上北大的。老师认为我的状态有问题,我自己却觉得是水平有限。

  我的心态其实很好,比我当年考生物联赛强多了。反正不用在乎什么北大了,高考,任何分数我都接受。

  高考,我考了628分,加上生竞二十分降分,是648。还算正常发挥。谢老师说除了清华北大,其他学校基本没有问题。我考虑了两个领域,学医或者学数学。

  看到长郡中学生物组,除了保送的都参加了高考,两个考了六百九十多,一个六百七十多,一个六百六十七,都远比我高而且绝对是可以上清华北大--我有点失落。

  当年一样参加师大的生物竞赛培训,实在没觉得他们有多强--他们竞赛的确没我强,不是我自傲。可是高三一年奋斗下来,他们却能高考比我多考这么多分,甚至有一个人还考上了北大的保送考试,三个人通过了北大自招--我心里很不是滋味。心想,还去什么数学系呢?到时候一样还是被虐,不如学医吧,就是靠背,单纯。

  我突然又想起了师兄们当年的告诫。仿佛我是没有听他们的劝告才有如今。于是我告诉了他们我和长郡的对比。

  欧阳子瑜学长说:“这不是你的问题,这是制度的问题。我当年也是这样,但我也找不出长郡比我们强的原因。但是大学和高中不一样,也要看你的努力。”

  姚文衍学长说:“没办法,附中高考的确是弱爆了。但是你到了大学,你就会知道,长郡雅礼那些学生绝对不会比你强,我们附中学生到了大学,各方面能力绝对强过别人的。”

  我不想找聪哥,怕他听了心里也不好过。我找了海哥。海哥说:“高考这种搞法,纯粹是折腾人的。我觉得你已经成功了,至少比你保送的学校要强。别看现在,当年和你一起参加生物竞赛培训的,他们考上了清华北大,你没考上,但是你到时候看十年之后,能有几个比你强的呢?”

  于是,我决定去学数学。蔡老师也来帮我,他听说我想学数学,立马和来湖南的中科大的一个处长联系,介绍我的情况,不知他怎么介绍的,过了一会中科大的处长就打电话给了我,邀请我去中科大,还给我一些优惠条件,而且居然说蔡老师夸我文笔很好……我把中科大的这些承诺也告诉了复旦的招生组老师,说除非录我进数学系,否则我就去中科大。复旦的老师听了以后,就决定,只要我来复旦,就承诺我进数学系。

  复旦数学系基本没问题了。虽然郑泽还是希望我能来北大医学部,他还是嫌来北大的人太少了。但我毕竟相比学医,数学更加喜欢。如果只是为了去北大而所以学医,我觉得不值得,只是为了一个名号,有什么意义呢?北大,那就再见吧。

  同去北大自招面试的张纤也没有过自招,但她高考还是考上了北大。她觉得我没考上北大很可惜,我却说,其实没什么可惜,考完自招,我就不想去北大了。

  哪怕多考十分,我也不见得会去北大,现在才知道,专业更重要。很多清华北大踩线的人,最后都决定,为了专业,宁可不去。这的确是明智的。

  张阳如愿到了清华。我想他的爷爷如果知道,一定会很开心。

  峥扬哥考了647,他本来也考虑去复旦,但他还是去了一下香港大学面试。结果通过了。峥扬哥有些措手不及,问我,如果回大陆香港大学会不会认同呢?我说,当然谁都知道,香港大学比清华北大强多了。最后,峥扬哥还是决定去港大,砸锅卖铁也要去--这个曾经和我一起追清华北大的人,最后却追到了比清华北大更好的大学。我衷心祝福他。

  又是漫天海报宣传横幅的时节。我也被采访了,报纸上说什么我们十八班全班一人高考,三十九人送考。我只能苦笑。

  电视台采访时,我旁边阿哲说,他很佩服我这种非北大不去的人。电视台记者问我,北大是否还会是我的梦想的大学,我说,肯定会是,只是到了大学,追求会不一样了……

  离高考已经过了有些时日,和爸妈一起做嫩茄子老豆角,从前的光阴,从前经历的那些事,从前一起追过的北大,慢慢都远去了……

  南风吹起,回想自己在家乡长大,又离开家乡,去追自己的北大梦想,然后终于回到了家乡--而今朝霞满天,一如我当年离开家的样子……

  成功,失败,有什么意义呢?日子过去了,我们长大了。从前我们一起追的清华北大,远去了,远去了……

  谁说一定就追到了,谁说就一定没追到呢?北大,已经永远在我的心里。

  未名湖永远滋润我的心,伴我走向远方。

  献给我们一起追过的那些岁月

  (二零一三年七月)
欢迎使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沙市中学公众号(hbsszx)
微信公众号